萩·日常混吃等死·虫

大概是个画手…偶尔会开文坑。所萌众多,慎关

【峰宇】《道骨》将军峰X道士宇

啊……是的,该死的萩虫我终于想起更文了😂😂😂

【二】

“你是在叫我?”

马天宇在李易峰隔着他几步的时候就开始捣鼓,把那挂着条破布上书“妙手神算”的杆子杵正了,从边上一堆破烂里硬是拽出了一条小板凳,凳腿儿十分参差不齐,往地上一放就颤巍巍的晃荡。

他把这即将要寿终正寝的凳子端正的放李易峰跟前,还贴心的用袖子蹭了蹭,完了手一伸,冲李易峰来了句:“爷!您坐!”

李易峰低头望了望那在地上一晃三颤的凳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很给面子的坐了上去。

马天宇似是很满意他的表现,笑眯眯的拽起刚被他扔一边的茶壶,掂了掂,扭头冲卖饼胖子吼了声:“二胖!拿俩碗过来!”

卖饼胖子赶忙从他那面案上抽两只碗,拿汗巾抹了抹,跟个跑腿儿小弟似的恭恭敬敬的给马道长呈上。

马天宇慢悠悠倒完茶,把其中一碗豪气的往李易峰跟前递:“这位爷请用。”

“……”李易峰表情颇为纠结,看了看那浮着一层面粉的大碗茶,忽然怀疑自己是脑抽了才跑过来跟这乞丐似的道士蹲墙头。

他视线往上抬了抬便看到了那只握着茶碗的手,出人意料的白皙修长,指骨分明。指甲很是整齐,看的出来是精心修剪过,主人应当是个很细心的人。手腕也纤细但并不感觉柔弱,小臂被宽大的袖子半遮半掩着,但仍能瞧出好看的线条。顺着袖子往上,马天宇正眨巴着晶亮的眸子盯着李易峰看。

李易峰霎时吓了一跳,做贼心虚似的与他错开视线,不去接他的茶,装着镇定的假咳一声问道:“你唤我来到底所为何事?”

马天宇也不介意,弯腰把碗放李易峰脚边,捧着自己的碗道:“贫道想给李将军算上一卦。”

李易峰一惊:“你认识我?”

马天宇灌了口茶晃着脑袋慢悠悠道:“不认识。”

说完抬头见李易峰一脸惊疑,又开口补了句:“不过贫道知道将军府上要出点事。”

“乱讲!”李易峰皱起眉:“你这道士怎么——”

“将军是独自从边关回来的?”

李易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是,家父仍在军营,年前才会回来。”

“哦,”马天宇手指在嘴唇上磨蹭了两下,似在思考:“那就还剩三个月。”

“什么意思?”李易峰此时带了点气,他听不懂这道士在神叨什么。

他们中间隔着一张破布,上头立着一个竹筒,竹筒下压着几张黄符纸,周围横七竖八散了一堆刻了字的木签。马天宇伸手在那木签中挑挑拣拣,挨个往那竹筒里扔,等凑了有十七八根了,才很随便的把竹筒晃了两下,口冲向李易峰道:“抽一个?”

李易峰抬眼见他微嘟着嘴,眨巴着眼睛,跟个小孩儿似的一脸的期待,竟也没拒绝,犹豫了一会儿便抬手抽了一根出来。

那木签像是有些年头了,上头原本上好的朱漆已掉了大半,乍摸上去松软的几乎一捏就断。

但签背面刻的金字却极深,仿佛已经刻透了那薄薄的木片。好像它并不属于那片木头的一部分,随时都能挣脱出来。

李易峰皱起眉瞅着那上面唯一的一个字:

“解?”

他问马天宇:“这是何意?”

马天宇极缓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难得没甚表情,伸手道:“拿来我看。”

此时已是午后,暖阳柔柔的铺散下来,漫过屋檐,洒在人身上,哄的人昏昏沉沉。马天宇半边身子便映着柔光,垂下的眸子泛着琉璃的色泽,精致的眉眼被光拢着近乎透明。虽近在咫尺,却好像整个人随时能消失一般。

你是拴不住他的。

李易峰被脑内蹦出的这句话吓了一跳,但却想不起何时对谁有过如此感想。他只觉得心里一阵莫名的后怕,不知为何。

卖饼胖子挨个看了看沉思的俩人,最后把热忱的目光落在李易峰身上,两眼放光的好似怀春少女。七侠镇谁不知道仅领着几千人荡平了蛮族几十个寨的李老将军,据说此人把那蛮子打的哭爹喊娘,谁敢提他大名儿立马就地淌尿。此英勇战功甚至被说书的编了七八十回,长期驻扎各大茶馆儿酒楼。

李老将军虽有赫赫战功,却不愿意住在京城,选了这个依山傍水的七侠镇建了府邸,也有说法是李老将军早年上山修过仙,精通风水卦象,所以选了七侠镇这么个风水宝地。

不管怎样李老将军是在这住下了,还娶了七侠镇前镇花儿,郎才女貌羡煞众人。李老将军老来得子,待到幼子成年后便把军权让了出来。于是这个刚承了父位长的颇为英俊的李小将军便成了整个七侠镇男女老少的仰慕对象。

这边李易峰被怀春胖子仰慕着,那头马天宇盯着算命签足足有了一刻钟,好像要把眼前的木头盯出个洞来。某一刻他突然咧嘴一笑,抬眼冲李易峰道:“你小子,还是这么走运啊。

——

“小子,碰到我,算你走运啦。”

“小子,磕着没,你是不是傻!快过来让我看看!”

“小子,我又不是姑娘,你娶我作甚?”

“你小子……”

……

——

“那我就叫你小道长了!”

“小道长!你等等我啊!”

“我才不傻!”

“我就不许你走!”

“我不管!爹爹说遇到喜欢的就要赶紧把他娶回家,要是晚了,他就不跟你了!”

……

——

“我们,”李易峰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问对面的道士,“以前,有见过吗?”

“没有。”

马天宇垂眸轻笑着,丝毫没有犹豫的答道。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