萩·日常混吃等死·虫

大概是个画手…偶尔会开文坑。所萌众多,慎关

【峰宇】《道骨》将军峰X道士宇

看北鼻11期被天宇那身古装激发的脑洞,不一定会填完,就是想写写萌哒哒的道士宇~

【一】
马天宇是个算命的。

这天他搬着个小凳坐墙根底下,嘴里啃着刚从边上那饼摊上两张符坑来的大饼,翻着眼感叹世风日下这年头算命的不好做。

按理说就他这长相不愁没顾客,只可惜他披着身洞多的能当抹布的破道袍,一块一看就跟衣服配套的破方巾松松垮垮挽着一头长毛,揣着袖子往那一蹲不看脸直接能用猥琐俩字儿来形容,让人想上门都难。

所以我们马道长没事儿只能叼着块饼闲的望天,那神情似哀似怨,好似刚死了老头的二八小寡妇。

倒是边上卖饼那胖子有点看不下去了,挠了挠头组织了下语言,很是把他当回事儿的小心翼翼问道:“道长,您给我那两张符真能帮我娶上媳妇吗?”

“那当然,”马天宇嘴里咬着饼含含糊糊的回他,“你整日跟这饼摊烙饼,周身浸着污浊之气,阳气甚缺,与女人阴气相克。我给你这两张符可吸你身上污气,你只需鸡鸣便起,头贴一张符围着村子跑上九圈,晚饭后一刻钟,帖符背着你那口大锅围屋走九圈,持续九九八十一天便能桃花无数。”

胖子还真信了他这一点不打哏的胡扯,当即硬是笑出了一张褶子脸,一口一个“谢谢道长”。

马天宇被他叫的舒坦,十分不要脸的还问人要了壶茶,就着壶嘴就往鼓的满满的嘴里倒。刚倒了一半突然一口茶喷了出来,转过头瞪大了眼使劲往对街瞅,瞅了一阵“铛”的扔下茶壶,窜了起来想喊几句,奈何一张口就被满嘴的饼噎了一嗓子,噎的他霎时就锤着胸口翻起眼,好像随时都能蹬腿升天。

卖饼胖子被他吓了一大跳,赶紧把铲子一扔,跑过去帮他顺气。

马天宇便惊天动地咳了起来,大有将那点五脏都咳出来的架势,咳成这样还不忘冲对面嚷嚷:“那边……咳咳……边儿……穿……咳咳咳……穿蓝衣服……的……咳……大爷……咳咳咳咳……”

——————
李易峰眉头都快皱成峰了,死死盯着眼前这几块玉,面色严肃的让卖玉的几乎以为他不是来买玉是来讨债的。

一想起那素未谋面的杨家小姐李易峰就愁,他不过就是跟着他爹去军营转了几个月,一回来就多了个未婚妻。今儿个要跟人家头回见面,还要费心思准备见面礼,把李大将军愁的恨不能再去营里住个几年,窝够了再出来。

卖玉的正叽里咕噜搁他耳边介绍玉的祖宗十八代,李易峰拧着眉刚想换个地儿,忽然心里一动,觉得有人在唤他。下意识的回过头,穿过不断走动的人流,他看见对面墙根一个小道士正指着他咳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时不时蹦跶两下,绑着头发的方巾便上下摇晃着,远远看上去活像只跳脚的大兔子。

他心里觉得挺好笑,丢了手里的玉,大步向街对面走过去。

—————
卖饼胖子便看见面前的马道长突然就咧出了一口小米牙,弯着眼,笑的让胖子莫名打了个寒颤。

评论(9)

热度(35)